墨西哥派军机接回滞留阿根廷的墨西哥公民 共280名


“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,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,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,”王先生说,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,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,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,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。

该工作人员还称,像王忠类似的情况也有存在,“有些病人本身就有原发性基础病比较严重的病,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,造成救治比较困难。疫情导致整个武汉一些正常的病人,需要做手术的现在都非常难,因为大多数医院手术室还没开,做手术风险太高”。

3月27日上午,武汉市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工作人员回电称,因为多发性骨髓瘤属于肿瘤,做治疗也只能是化疗,因为病人本身有肾功能衰竭,这种情况下做化疗也很难有良好的效果,“建议家属先带着病历去专科医院如协和、同济问诊,看专家有没有方案可以治疗,如果病情没有治疗的条件和指征,再着急也没有用”。

“2018年年初父亲在协和医院住院,化疗第一阶段发生感染,导致病情恶化严重,当时在协和住了两三个月,在那之后就开始肾衰竭了,每周需要做三次透析。”王先生介绍。

“父亲出院后直接被拉到湖北省中山医院,我和母亲解除隔离准备去接他时,被告知父亲还要隔离14天。”王先生称因为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,只能保证基本的透析和治疗,无法治疗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,他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在这期间继续恶化下去。

协和医院专家已展开会诊

武汉市新冠肺炎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工作人员称,目前针对骨髓瘤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化疗,但化疗又会加重患者的尿毒症,建议家属拿着资料先去找专科医院如协和、同济专家问诊,看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。

“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,疼痛特别强烈,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,是骨头的那种疼。睡不好也吃不好,人也特别痛苦。”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,但“隔离期未结束,没有医院会接收。”

至此,中国以外地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80万例。2020年3月29日0-24时,当日青海省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。

“所以说千万不能生病,一生病进医院先要做新冠肺炎全套检查,一查上千块。”电话中,该工作人员嘱咐红星新闻记者保重身体。